她的故事因爱而丰满

时间:2018-10-09 19:06:35  来源:龙山新闻网  作者:陈生位

爱是教育的起点,也是终极目标。

  ——题记

  初见张小英老师,她正在红岩小学女教师篮球对抗赛的球场上。52岁的她,身材匀称,身手矫健,更像25岁。球赛结束,她走下场来,汗珠滑过她光洁而红润的脸庞,看不出一丝52个春秋留下的痕迹,真让人抱怨岁月神偷的不公平。

  问起她让青春驻足的的秘诀,她呵呵一笑说:“老喽!我是心态好,心情好,人老心年轻。”

  “还不年轻?!”她的闺蜜杨金花校长给她肩上搭上一条毛巾,在她脸上拧了一下说:“老张,啧啧,这嫩脸蛋,捏得出水。是爱滋润的呗。”

  “老不正经!是爱滋润的又怎样?”她轻嗔了杨校长一句,脸上的红霞显得更加鲜艳,“我不活年轻点对不住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。”

  为爱奔赴边艰

  已经在湘西龙山县红岩溪镇工作了30个年头的张小英老师,本是“美女之乡”古丈县的一户书香门第的小家碧玉。从小她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家教甚严。她热爱孩子,立志要当一名好老师,要给孩子充满温度的教育。1988年,张小英中师毕业了,情窦初开的她与一个才华横溢的帅气少年张俊热恋上了。就因为她的恋人也姓张,双方家庭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。按湘西地区的风俗,同姓男女是不准结婚的。为了这份真挚的爱情,两人放弃了“大地方”的好工作条件,奔赴到湘西最偏远艰苦的龙山红岩溪镇工作。爱人张俊在“向阳”煤矿当采矿工程师,她就在煤矿子弟学校当小学教师。看到俩人如此坚决的意志,双方父母最终同意了她们的婚事。富有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因爱得执着总算修成了正果,他们在众亲友的祝福下,在煤矿食堂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,但因人多而特别隆重。

  婚后的生活甜蜜而幸福。夫妻俩人都从事着自己喜爱的工作,丈夫张俊工作起来不分日夜,张老师整天乐呵呵扎在孩子堆里,成为了一群矿工孩子的“妈妈老师”。

  爱情的结晶四年还没有到来,双方的父母有些急了。丈夫有些扛不住,对她说:“英子,你的心思全在学生身上,我知道你累,你别工作了,我养你。我们也得有个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“不工作了不行!没人愿意来煤矿当老师,这些苦孩子谁教?”张老师想了想说,“咱们的孩子嘛,可以考虑。”

  一年后,他们的女儿如天使般降临。听到女儿洪亮的哭声,张老师躺在产床上欣慰地说:“声音好,随我,天生是块当老师的料,以后也让她当老师吧。”

  他们将女儿取名张卓,卓越的“卓”。

  用爱屡创奇迹

  张小英老师从教三十年,一直信奉一句话: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正因为她对教育执着的爱,让她在乡村学校留守了30年;正因为孩子们深沉的爱,她在教育教学工作中屡创奇迹。

  奇迹一:张老师在煤矿子弟学校工作十年,在她手里没一个孩子辍学。由于矿工们收入低,孩子又多,那时学校收费不低。每到报名时,总有十多个孩子没来报名。张老师带着女儿一家一家走访劝学,用丈夫和自己的工资垫付贫困学生的学杂费。当国家教育政策变革以后,考上大学学生不包分配工作,家长们总是让孩子稍长大就送到南方打工挣钱。还是张老师,上门去苦口婆心地劝学,让孩子完成学业。她最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读书也许不是孩子成才的唯一出路,但绝对是成才的捷径。”现在上海工作的向春今年教师节来看望张老师时说:“要不是张老师年年给我父母做工作,交学杂费,我现在也不会这么风光。”

  奇迹二:张老师是学校获“教学质量进步奖”最多且进步幅度最大的老师。自从煤矿子弟学校拆并以后,她就被调到红岩溪镇中心小学工作。中心小学孩子多,每个年级都有几个平行班。由于张老师工作不讲价钱,学校总是将最差的班级让她带。她所带的班级语文成绩总能有大幅度的提升,经常从最后面冲到最前面,几乎年年都获进步奖。2018年上期,她所接的201班语文平均分差平行班20多分,一个学期下来,201班语文获得第一名,而且平均分反过来高平行班16分。语文科目成绩提高很难,青年教师都说这是 “奇迹”,张老师是“超人”,问她抓质量的秘诀,她微微一笑说:“我就是抓好学生书写习惯,然后让学生多读课外书。红岩溪锅盖大块天,学生不多阅读,怎么打开眼界,怎么向往外面世界的精彩呢?”

  她说得轻描淡写,脸上没有一点艰难转化学困生的疲倦。

  奇迹三:在每学期教师分工时,所有老师都想和张老师做搭档。张老师永远是最早到学校进入工作状态的老师之一。课前晨读她全要;无论谁请假,留下的课她全带;搭档的工作,只要她力所能及的,她全部帮忙做。这些事,她做了还全不计报酬。搭档罗晴阳老师向她表示谢意,她手一挥说:“你年轻事多,家事处理好了工作才幸福。我留守老太太一个,孤家寡人的,没事做闲得慌,多做事对身体有好处!”

  奇迹四:张老师是教学质量最好、荣誉最少、职称晋升最迟的老师。按理说,张老师教学质量年年优异,应该是获奖最多、职称晋升最快的老师。可张老师不在意这些。学校评优她年年都不参加,职称晋升她次次不申报。她获得最多的就是按成绩核算的“教学质量进步奖”。2017年秋天,杨金花校长实在看不过去了,对她说:“老张,你这头犟牛就是只知道埋头拉犁,不知道抬头看路!你现在还是二级教师。像你这么优秀的,应该获得副高职称了!你将材料给我,我来帮你申报一级职称!不然你就要扛着二级职称退休了。”

  张老师获得了一级教师职称,可她却说:“我就是个老朽,现在用‘班班通’上课还笨手笨脚,我们学校比我优秀的二级老师太多了,应该让他们晋升一级。”

  ……

  张小英老师从教30年,创造的奇迹太多太多。当大家问起她经验,她总是不好意思的说:“真的没有什么经验。我就是爱教书,能让我当老师教育孩子就一切都够了!”

  因爱留守乡村

  近些年,丈夫被高薪聘请到贵州的大煤矿里当采矿工程师,女儿张卓也在永州考上了教师岗位。独自留守在乡村的张老师有很多次机会进城教书,她总说:“我在红岩溪二十多年,和这里的山山水水有感情了,不想挪动了。”

  2018年9月10日,丈夫和女儿专程远道回龙山和她过教师节。在教室外的走廊上,丈夫张俊拉着她的手说:“英子,你也辛苦30年了,算是功德圆满了,你还图个什么呢?现在女儿也工作了,咱们家收入不差你那点微薄的工资。你别在这老乡村里留守了,跟我去贵州吧。你要想继续教书,那儿条件比红岩溪好多了。”

  女儿张卓在旁边说:“老爸,我了解咱家老张,你别劝她了。呵呵,咱俩算什么,她就爱红岩溪,有爱教书的病。”

  正在这时,学生满阳的奶奶拎着一篓枞菌,塞到张老师手里说:“张老师,满阳到你班上,爱写作文了。今天教师节,给你送腊肉你不要,这是我刚从山里捡来的枞菌,你一定要收了呀!”

  张老师看了看满阳奶奶,再看看丈夫女儿,说:“你们看,要我离开红岩溪,我舍得么?!”